123

文章詳情
當前位置: 企業文化 > 風采中核
大愛無聲——記因公殉職的中核蘭鈾扶貧干部胡仁祿
文章來源:中國核工業報 日期:2018年10月31日

  10月22日22時58分,被送至臨洮縣人民醫院的胡仁祿,經搶救無效,因公殉職。

  胡仁祿是中核蘭州鈾濃縮有限公司派駐甘肅定西市臨洮縣灘汪村駐村幫扶隊隊長兼第一書記。在村民心目中,2019年灘汪村幫扶計劃還需要他進一步細化完善,灘汪村養殖合作社正在修建的牛舍、羊舍還等待著他繼續監工,亟待出欄的1000只生態雞還等待著他聯系銷路,村民柳旺鋒家兩個即將入學的孩子還期盼著他予以支持;在女兒菲菲的期待中,還計劃著與他將未搭建完的積木房子繼續完成……

  然而,因為過度勞累,胡仁祿猝死在工作崗位上,57歲的人生匆忙劃上了句號,沒有留下只言片語,只有大家對他深深的思念與無限的惋惜。在兼為辦公室與臥室的房間里,他的駐村幫扶工作隊工作證依然掛在衣帽架上。證件上的他,雖消瘦卻溫和,理著干練的短發,目光堅定而有神。在擔任幫扶隊長兼第一書記的200多個日日夜夜里,他將自己全身心融入到灘汪村,無時無刻不在思考著灘汪村的發展,無時無刻不在惦念著灘汪村的貧困戶,積極主動協同各方力量推動灘汪村的脫貧工作,使全村貧困發生率下降至0.96%,順利實現了整村脫貧。

  “第一書記就應該走在最前面”

  作為幫扶隊隊員的鐘文禮至今不愿相信,與自己朝夕相處了大半年的老大哥胡仁祿就這么突然地走了。

  周一那天,跟往常一樣,鐘文禮在約定的地點捎上胡仁祿開車前往灘汪村。途經菜市場,他們還采購了兩人一周的食糧。

  驅車三個多小時到達灘汪村村委會時已經是中午時分。村委會是他們在灘汪村的臨時住處,每人一間十來平米的辦公室,分別放著一張床、一張桌子和一排文件柜。

  鐘文禮趕緊生爐子,做了面片子,還特意拌了白菜、黃瓜兩個涼菜,叫上胡仁祿一起吃了午飯。然后,胡仁祿回到自己房間,坐在桌子旁繼續琢磨起灘汪村明年的幫扶計劃,口里念著數字,手里還在計算。

  前幾天,胡仁祿曾與窯店鎮鎮長劉瑾聯系討論說,當前灘汪村合作社規模有點小,希望能夠擴大規模。沒兩天,他就收到了劉瑾通過微信發來的2019年幫扶計劃明細。

  “胡隊長,你怎么了?”見胡仁祿耷拉著腦袋,鐘文禮趕緊問道。聽到胡隊長說頭有點兒暈,鐘文禮一再勸他躺床上休息會兒,但他依然堅持著:“2019年幫扶計劃的投資額度一定要精確規劃,要將錢用在刀刃上,追求最大效果,這才能對得起公司的扶貧款。”

  晚飯后,胡仁祿依然還在盤算。到21時許,他突然暈倒在桌子上,鐘文禮趕緊將他平放在床上,隨即撥打120求救,并緊急聯系灘汪村、窯店鎮、蘭鈾公司的相關負責人。

  “他真是一個非常認真的人,工作總是沖在第一線。”自今年2月以來,鐘文禮一直輔助胡仁祿開展扶貧工作。有一次,胡仁祿腿疼得厲害,鐘文禮勸他休息,可他卻堅持要去走訪農戶,“我是幫扶隊長兼第一書記,第一書記就應該走在最前面。”

  殊不知,灘汪村位于海拔近2500米的一道道黃土嶺上,各家各戶星星點點散落在一塊塊梯田之間。有的農戶距離村委會數公里之遙,胡仁祿走訪時要不停地上山下坡,繞過幾道梁,回來時常常已過了飯點。即使下雪下雨,他也會去。他常說:“我們開展扶貧工作,一定要親自走到,看到,聽到,說到,掌握摸透第一手情況,才能針對性開展幫扶,幫他們真脫貧。”

  也正是因為如此,王登貴家的老人生病了、包彥虎家的房子需要加固、柳旺民家缺少發展資金……灘汪村37戶貧困戶的情況,他都記在了心里。他說:“扶貧就要真干。”

  據介紹,甘肅省提出,今年中央企業和省直屬單位選派幫扶隊隊長兼第一書記的人選應為處級干部。蘭鈾公司認為公司總包項目部施工部副經理胡仁祿是最合適的人選,一是他曾在甘肅西河縣作為知青插隊,熟悉農村生活;二是他在公司一直從事基建管理工作,有豐富的經驗。

  “好事,我去。”在公司征求意見時,胡仁祿沒有絲毫遲疑,答應得非常爽快。今年2月26日,在甘肅省發文確定胡仁祿為灘汪村幫扶隊長兼第一書記的第三天,他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灘汪村。

  “扶貧路上一個都不能漏掉”

  在隨后的日子里,每周的5天工作日,胡仁祿幾乎都會出現在灘汪村,不是在田間地頭、農戶家里走訪,就是在村委會組織協調開展幫扶工作。沒多久,他就從一個外鄉人成為灘汪村最為熟悉的人,村民都將他當做自家人,甚至遇上紅白喜事都會請他幫忙一起張羅。他常說:“扶貧路上一個都不能漏掉,漏掉了誰,總感覺不舒服。”

  其實,自從踏上灘汪村這幾道黃土嶺子,胡仁祿一直在思索如何快速讓貧困戶脫貧。經過深入調研,他發現,有些村民思想觀念相對落后保守,寧愿在家只能吃煮土豆,也不愿離家外出打工。

  “扶貧首先要扶‘志’。灘汪村要徹底實現脫貧,就要從思想意識入手,要解放他們的思想,讓他們知道靠天吃飯是行不通的,還需要主動去抓收入。”胡仁祿說,“幫扶灘汪村,不僅要解決37戶貧困戶的實際困難,還要幫灘汪村找到發展的路子。”

  自2015年蘭鈾公司對口幫扶灘汪村以來,已經投資200萬元,主要用于村道路硬化等基礎設施建設,而今年幫扶的主要任務是幫助灘汪村全村實現整體脫貧。如何才能做到呢?

  胡仁祿了解到,灘汪村農戶幾乎都在種植黨參、土豆等。如果遇到連年干旱,將顆粒無收。“一條腿走路,風險很大啊,如果同時搞養殖,就可以實現多條腿走路。”一個產業扶貧項目逐漸在胡仁祿腦海里形成:搞養殖合作社,調整村產業結構,推動村集體經濟發展,利用荒山養雞、養牛、養羊,見效快。如果農戶積極性不夠,就效仿同心縣以獎代補的方式來激勵。養殖100只雞或10頭羊,補助4000元。對于貧困戶而言,銷售這批雞將是一筆可觀的收入。如果村民沒有資金投入,可以勞務入股,參與分紅。

  可是,胡仁祿這一想法起初并沒有得到廣大貧困戶的響應。其中關鍵的一點是,灘汪村成立產業合作社,必須要有一位帶頭人。而為了選定這位帶頭人,胡仁祿真是煞費苦心。

  胡仁祿認為灘汪村村主任張興壽是最合適的人選,可是對方以不懂養殖為由婉拒了。但胡仁祿并沒有放棄,一邊籌建養殖場,一邊繼續做動員工作。

  不懂技術?胡仁祿就組織村、鎮相關人員到同心縣去學習交流生態雞養殖技術。

  擔心銷路?“蘭鈾公司有3000多名職工,每人吃一只雞,就是3000只,銷路不是問題。”

  經過兩個月的“軟磨硬泡”,張興壽最終還是同意挑頭干。7月開始建雞舍,羊舍主體建筑已經完成,牛舍已經澆筑圈梁。目前,灘汪村第一批生態雞已經可以出欄。全村37戶貧困戶中有15戶自己養殖生態雞。

  “胡隊長這個人確實好啊,很實在,很實誠,做的都是很實際的工作。”張興壽說,剛開始自己并不了解胡仁祿,后來發現他實打實地為灘汪村著想,就被他說服了。修建合作社的時候,張興壽預定了1000只雞苗。

  對于合作社,胡仁祿可以說是操碎了心。他一有時間就會去“監工”雞舍等的建設,水泥砂漿的比例、圈梁鋼筋的選擇,事無巨細,他都一一過問。看到不合理的地方,他就嚴厲指出來,要求改正,“必須要監管。”

  有時候,大家跟他開玩笑說,“胡隊,不就是養只雞、養頭牛,何必這么認真呢?”

  “哎,不,要是不按照規定建,萬一哪天塌了,損失的是村集體的利益,誰都承擔不起。”平時一臉溫和的胡仁祿,此刻臉色非常嚴肅。

  “將灘汪村的事放在第一位”

  “胡隊長人好得很。”

  “我們真的很舍不得他。”

  “他就這樣走了,實在太可惜了。”

  這位少言寡語,但講起國家經濟形勢、扶貧政策來滔滔不絕的第一書記就這樣無聲無息地走了。所有人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爸爸走的那天下午還給我打過電話……”菲菲回憶說。

  為了幫村民柳旺鋒銷售土蜂蜜,胡仁祿購買了12斤帶回蘭州,讓親戚朋友們都嘗嘗。他還在網上購買了玻璃罐用于分裝。在電話里他囑托菲菲將這些罐子刷洗干凈。

  最近,菲菲買了一盒積木,拉著父親陪她一起搭。其間,胡仁祿不時會接到電話。對此,菲菲已經習慣了,“自從到灘汪村扶貧后,爸爸比以前更忙了,周末在家休息的時候也在通電話,有時候一個電話就被叫走了。跟我聊天,話題也幾乎都是扶貧的事情。”

  對于父親在即將退休的年齡選擇到艱苦的地方扶貧,菲菲是支持的。今年2月,遠在俄羅斯圣彼得堡求學的她接到了父親的電話:“爸爸想去扶貧,你說好不好?”在問了一連串問題后,她支持父親的這一決定。

  后來,胡仁祿時常與菲菲還有妻子彭淑華通過手機視頻聊天,向她們展示灘汪村的景色,講述村里的事,“這個地方太窮了,村民太可憐了,我們要多幫助他們。”

  “最近這個地方特別冷,比蘭州要低近10度吧,他要我把家里不常穿的衣服、鞋收拾出來,送給村民們。他還好幾次買零食帶過去。”在彭淑華的眼里,自從去扶貧后,丈夫總是將灘汪村的事放在第一位。而對于她們母女倆,他似乎在用行動彌補愧疚。尤其是8月份女兒學成歸國以后,胡仁祿從灘汪村趕回家過周末時,總會操持一桌子可口的飯菜。如果廠里買不到合適的食材,他會到十幾公里外的地方去買。

  “這么大歲數了,馬上就要退休了,干啥去啊。”近來見丈夫臉色憔悴許多,彭淑華總想勸他在家里多休息,可是一看見他每次去灘汪村那高興勁兒,話到嘴邊又收了回來。

  “他走的那天,我要是勸他在家里休息休息該多好,可是……”此時,彭淑華聲音已經哽咽。

  胡仁祿雖然走了,但他在灘汪村開展產業扶貧的事業還在繼續。

  蘭鈾公司將一如既往地推進該村產業合作社各項目建成和落地,該村的集體經濟也將由此從無到有逐漸建立起來,規模也將從小到大發展起來,灘汪村村民們將會實現多條腿走路,收入會多起來,日子也會逐漸好轉。(盛安陵)

【打印】 【關閉窗口】

新疆时时彩几点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