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云清:“核循環項目對我國核能發展意義重大”
文章來源:系統管理員 日期:2015年10月13日

    2013年,中核集團與法國阿海琺集團成功簽署中國大型商業后處理-再循環工廠項目(簡稱“核循環項目”)合作意向書,該項目具備年800噸乏燃料后處理能力。究竟它的建設對我國核能發展有著怎樣的意義?后處理涉及多種化學元素,工藝極其復雜,它又采取了哪些措施來保障安全?它對公眾安全會不會產生影響?帶著以上問題,近日記者采訪了前中國核工業總公司核燃料局副總工、國際原子能機構核燃料循環方案國際工作組及乏燃料處理國際顧問組專家蔣云清。

    “可成規模地構成我國核燃料閉式循環的產業鏈”

  采訪中蔣云清表示,核循環項目對我國核能發展意義十分重大,“該項目可成規模地構成我國核燃料閉式循環的產業鏈”。我國核能發展遵循“熱堆—快堆—聚變堆”三步走的戰略,快堆已有較確定的“實驗堆—示范堆—商用堆”發展階段,而快堆的燃料要從乏燃料中提取钚,再與貧鈾或天然鈾制成MOX(混合氧化物)燃料。為了提供與之發展相匹配的MOX燃料,亟需建設大型核循環。他強調,“核循環項目每年將回收約8噸钚,可制成近40噸MOX燃料供快堆或130噸燃料供壓水堆使用;而回收的鈾則有760噸,可直接返回秦山三期重水堆,或者制成約100噸低濃縮二氧化鈾燃料供壓水堆。因此,如按钚、鈾全部返回壓水堆計,其節省的燃料接近30%,這可在一定程度上緩解我國對鈾資源需求的壓力。”

  蔣云清還介紹說,按照我國核能發展規劃,2020年預計運行5800萬千瓦各型反應堆機組,這意味著核電每年產生的乏燃料將超過1000噸,“各個核電廠都建有乏燃料貯存水池,自身反應堆卸出的乏燃料會暫時儲存在這一水池中,而這一冷卻時間一般可為10年。因此,后處理在時序上有‘滯后’效應。核循環項目若按計劃在2030年左右建成,則可滿足2020年約4000萬千瓦壓水堆機組卸出的乏燃料后處理需求。”

  “安全性是有嚴格保障的”

  由于后處理廠的處理對象涉及45種元素(包括裂變、活化及鈾钚之外次錒系等產物)、兩三百種核素。其化學性質各異,且絕大部分有放射性,某些元素還具有不同程度的生物毒性。因此,后處理廠的安全性也成為公眾關心的焦點。對此,蔣云清解釋說,“因為核電廠已有公認的完整成熟的安全防護規范,而后處理廠的數量極有限,因而后處理廠的安全防護規范與標準,我國和國際上均采用或比照核電廠的做法,即采取縱深防御和多重屏障。另外,工廠的流出物秉承近‘零排放’的理念,規定嚴格的釋放限值,由此帶來的輻照也要符合‘合理可達盡量低的原則’,因此,它的安全性是有嚴格保障的。”“同時,在安全與防護上主要采取選廠限制、廠房按不同放射性進行分區布置等措施;而對于廠房的抗震、包封、屏蔽、核臨界以及一般化工中的防火、防爆、防毒等均有周密的考慮。”

  除了這些安全保障,“核循環項目在運行期間,還將對廠區的空氣、水、土壤、植被以及鄰近的海水、海生物、沉積物等進行輻射監測。由于采取了許多安全防護措施,加上后處理廠屬于高度自動化及遠距離操作,其工作人員的操作環境會十分良好,所受輻射劑量很低。例如英國THORP后處理廠,它的員工一年所受的職業照射,僅相當于乘坐一次從倫敦到東京的飛機在空中所受輻照。擁有兩座大型廠的法國阿格中心,其氣、液態流出物的放射性釋放,多年來一直在當局批準的排放標準限值之下,公眾所受輻照劑量僅為規定允許值的2%。”(申文聰)

【打印】 【關閉窗口】

新疆时时彩几点停止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三里河南三巷一號 郵編:100822 電話:86-10-68512211

Copyright by 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 京ICP備0604123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100163號 技術支持:核工業計算機應用研究所